happiness100
We make a living by what we get, but we make a life by what we give.
我们靠获得的东西生存,但我们靠给予的东西生活。
-- 温斯顿·丘吉尔
Winston Churchill

爱的朋友:


感谢你自己宝贵的时间访问HI100网站,与我们一起探寻生产幸福的方法。那么百变幸福(Happiness100.org,以及H100.org,简称HI100)的故事是如何开始的呢?


这还得从2012年说起。时值2012年中秋、国庆双节前期,我身在美国,一边做着实习工作,二边寻找未来的职业机会,三边寻思着如何将我最喜欢的商学院课程之一的 open innovation(开放式创新)付诸实践。此时,中央电视台推出了《走基层百姓心声》特别调查节目“幸福是什么?”,展示了一个普通中国人对于所处时代的政治经济自然环境等方方面面的感受和体会,引发当代中国人对幸福的深入思考。这也触动了海外游子的心。


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N倍,但是幸福感却没有相应的提高,甚至下降了。在街上随机采访一位行人,他或者她都可以向你诉苦一大堆。这是为什么呢?其中的原因不是三言两语可以阐述清楚的,但是,我似乎探寻到了其中的一个原因,即人们把“索取”的精神发扬光大了,想要得到这个,同时又想要得到那个,令自己的拳头越拽越紧,日子过的其实并不见轻松。














现状是否可以改观?我们是否可以一起来“做点事”——Do Something Meaningful?我们还是回归根本吧,让我们一起去觅寻幸福之本。“幸福从何而来?如何创造幸福?”正如“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追求幸福的诠释不一样,我也不能妄加指责。但是我认为,giving is a good business,这也是“舍得”之道。舍得之道,大道无形。“舍得”不正是“索取”的反面吗?“索取”导致的不快乐,是否可以用“舍得”这个灵丹妙药来拯救呢?我想我找到了第一把关于幸福的钥匙——敢于给予。


中国是人口大国,人口红利不应该只剩下人头攒动和拥挤,还应该包括大众的智慧和创新。长尾理论由《连线wired》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2004年十月的“长尾” 一文中最早提出。按照老中国话的说法,这就是指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何不利用开放式创新,来实施giving?让大众充分发挥他们的创意,并实践它doing it。我想我找到了关于幸福的第二把钥匙——公众创新。


在互联网时代,“故事+体验+口碑传播”作为新的传播方式的魅力。好的故事自己会传播,制造幸福和接受幸福的人都可以奔走相告,让一点点感动逐渐影响成千上万的人。于是,我找到了关于幸福的第三把钥匙——口碑传播。


















找到了这三把钥匙,HI100的模式日渐清晰起来——每次拿出100元作为“HI100”的活动预算,任何人,只要有创意(创意的目的是让最多的人获得最多的幸福感),都可以申领这100元去开展活动并实施HI100计划,不断给他人带来快乐。我们生产幸福,它是无形的,却是最有感染力的,一次生产,永久保鲜。我于20131112日正式注册了happiness100.org和H100.org 的域名。是的,你也看出来了,我特别挑选了这个日子,除了便于记忆这个生日之外,也寓意凡事一点一点做起(11.12.13),稳健发展HI100,给更多人带去意外的惊喜。于是,中国首个“随机善意”平台就这样诞生了。这就是HI100三把钥匙的故事。


如果你参与这个活动,你将从事中国最幸福的工作,因为你在生产幸福;

如果你参与这个活动,你将是最幸福的人,因为幸福的人才能制造幸福。


万事具备,只等你来秀。You can give the world a shock.

 

 





卢廷友/Jackie Lu

Happiness100 首席幸福官

email: jackie@happiness100.org